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博客 > 政务创新“英雄榜”:“互联网+”农民工综合服务新体系

政务创新“英雄榜”:“互联网+”农民工综合服务新体系

时间:2019-09-10 17:13:22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刺客 阅读:1628次

经调查,云工人大多是18至25岁的年轻人,工作之余,上网成为他们最大的娱乐。每月3000元工资,手机上网就能花掉100多元。据此,云工社开发了自己的网络平台以及手机客户端。每个云工人在入职富士康之初就在平台上注册成为会员。苏东江告诉记者:“现在有数据关系的3万多人,活跃用户1万多人,空港区每年走出去的50万云工人都是云工社的数据会员,今年我们的目标是20万活跃会员,三年后达到200万。”

谈到云工社颇具互联网思维的运营方式,苏东江告诉记者,云工人通过云工社进富士康或离开空港区到外省就业,都不用花一分钱,出钱方是河南当地政府和外地用工企业。为了吸引富士康落户郑州,河南省承诺帮助富士康解决人力资源保障问题,鼓励各类人力资源服务机构为富士康招工,招工成本由政府财政补助。其实包括云工社在内的人力资源服务机构更愿意推荐工人到外地,因为外地用工企业会支付每人500-1000元的介绍费。云工社现在每年为富士康招工5-8万人,每年向外地推荐1-2万人。“今天恰好对接了上海的一家企业,他们长期需要熟练工人。云工人在去之前非常清楚他去做什么,工资待遇多少,有多少加班费,等等。我们不仅不收农民工的钱,还负责他去之后的生活、维权等,让他们有最大的安全感,让云工社成为他们的第二家园。”

“40多年来,我先后在中国县、市、省、中央工作,扶贫始终是我工作的一个重要内容,我花的精力最多。”在2015减贫与发展高层论坛上,习近平满怀深情地说。

政府+企业,撬动社会力量

三是要与“赋权”同步增加公共服务能力及公共配套设施的供给能力。所谓“赋权”本质上都是增加民众的福利,但对政府而言,就意味着教育、医疗、治安等一系列公共服务及相关配套设施的增量,这需要政府科学谋划,跟上“赋权”的步伐。否则就可能影响到整个城市所有人的福利,严重的话还可能导致城市功能紊乱。

在港区生活区域内,诊所、便利店、小饭馆应有尽有,一到下班时间,这里便开始热闹起来,而云工社活动中心就设立在这些熙熙攘攘的小商铺堆儿里。在郑州市云招募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曹利娜女士的带领下,《环球人物》记者好好逛了一圈。从大门进去的拐角处有一张铺满整面墙的照片,上面印着云工人的头像,他们大笑着欢迎新成员加入。在这里,云工人都是主人。

今天(1月11日),记者从中国科学院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获悉,“两弹一星”功臣、著名有机化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中科院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研究员袁承业,因病医治无效,于1月9日晚在上海与世长辞,享年94岁。

这是位于北京金融街的亚投行总部大楼前的标识。新华社记者李鑫摄

天蓝、地绿、水清,是这个秋天雄安新区生态环境的真实写照。7日上午,自媒体代表们乘船来到淀里水乡安新县大淀头村。大淀头村是一个纯水区村,一直以来“靠水吃水”“因水而兴”,近几年的美丽乡村建设为村里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为老百姓带来了实实在在的获得感。当日,天空湛蓝,水面在阳光的照耀下波光粼粼,大家纷纷举起手机、相机,记录下此刻的天朗气清,自媒体人朋友圈瞬间刮起“雄安蓝”之风。

今年2月底至4月底,市委巡视组对24家单位(包括6家党政机关、18所市属高校)党组织进行了巡视,并于今年7月向各单位党组织反馈了专项巡视情况。随后,各单位党组织逐项落实巡视意见整改,坚决做到“事事有回音,件件有着落”。

事情缘起于以郑州富士康为首的空港区企业存在巨大用工需求,在普遍存在的“用工难、用工荒”前提下如何招到工人,如何解决新生代农民工背井离乡外出打工所引发的一系列经济、社会问题?河南省人社厅就业促进办通过政府+企业的方式,推动民营企业主导的农民工服务中心创造性的利用“互联网+”模式,发力社群经济,变不利为有利,通过市场经济手段良性解决了这一难题。该案例集合了政务创新、“互联网+”、社群经济等要素,并就农民工市民化这一问题进行了探索与实践,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同时对其他行业和领域也极具借鉴意义。

“商品房小区对于这套系统的需求不仅在于小区大门,也在于每个楼栋。”他建议不仅在小区大门安装,也应将该系统应用于每个楼栋;可以分步骤、分阶段的安装系统,从老到新,逐步做到全覆盖、不遗漏。

在帮助农民工及各类人员,包括大学生的创业过程中,李甄发现,场地和资金不再是他们最大的问题,创业者急需的也不再是提供场地和落实优惠政策,他们更需要集约化、系统化的一揽子服务——从创意到生产出产品,甚至到融资上市。“我们到中关村考察,走访过像中科招商、赛伯乐这样的创业服务型企业后发现,要想培育更多创新型的企业,必须依靠创业服务型企业和机构。下一步,我们会把引进一批创业服务企业、培育一批本地的创业服务企业作为重点,采取‘政府+创业服务企业、机构’的模式,依靠社会力量,为更多科技的、创新的和新型业态模式的创业者提供专业化、全程化的服务。”李甄说。

谈到如何减少公众对人工智能的误解,胡郁告诉科技日报记者,现在已经有大学甚至中、小学开设人工智能课程,他自己也曾在网络上普及人工智能知识。“只有当关于人工智能的教育深入到社会体系当中,才有可能解决这些问题。”(记者刘园园)

宋英辉指出,对未成年人予以行政拘留,临时限制人身自由,的确可以暂时隔断他们与不良社会环境的联系,在短时间内防止他们继续实施违法行为,但作用非常有限。由于行政拘留缺乏针对性且期限短,这一措施无法解决未成年人原本存在的心理行为偏常,消除其诱因,也难以使之形成对法律应有的敬畏和守法的内心需求,不可能从根本上预防再次违法或犯罪。

《环球人物》记者聂新波毛予菲

除富士康外,空港区还有不少用工量大的企业。因工作枯燥心理压力大不适应,淡季市场活少、工资低等原因,这里每年有近50万农民工来了又走了,走了之后又回来。他们之中有第二次,甚至第三次来到空港打工的人。

当时,泰国媒体曾报道称,中泰铁路合作项目会在当年9月开工,但数月后又报道开工时间延至2017年3月。等到了今年,官方又表示,要继续延后两三个月。

他说,近段时间注意到香港社会对民生问题的讨论,这些问题的解决要落实到财政能力上,而财政能力只能从经济的持续稳定发展中获得。他呼吁香港各界人士共同支持特区政府并推动全社会把主要精力集中到发展经济上来,对那些任性地耽误香港发展的现象要站出来大声说“不”。

为什么如此重视拓展云工人会员,苏东江告诉记者,在大数据时代,会员数据会成为最宝贵的资源。首先,通过大数据的分析,政府能了解到各地农民工的走向,在一个地方工作时间长短,换工作的几率,流动情况,等等。这些数据都将成为未来政府决策的参考依据。其次,根据业内的普遍看法,当一个平台的会员数量达到20万,就具有了经济价值。仅仅从广告价值来看,一个僵尸粉的估值是5元/个,活跃会员50元/个,互动性强的粉丝100元/个,而有信任度传递的社群会员达到了300元/个。目前,云工社已经与很多招聘机构及58同城等相互开放农民工会员数据,如果这些交换来的会员数据被激活后变成活跃会员,该云工人社群平台的投资价值将大到无法估量。

李甄对记者讲,通过这段时间的试点,基本实现了原来的预期。“在全国农民工工作会议上,我们把以上情况做了介绍,与会代表都很感兴趣,得到部里有关领导的鼓励”。未来,李甄还有更大的设想。通过个性化、定制化服务,云工人不用一辈子都待在流水线前做最基础的劳务工作,他们可根据自己的意愿自主提出诸如换岗、学厨师、做装修、写软件、开网店等需求,通过政府+企业的组织与动态化协作,不断培养出符合新常态需要的新型高素质产业工人,让这些实际上回不去的新生代农民工能在城市站稳脚跟,扎根立足,顺利完成从农民工到城市市民的转变。农民工市民化是中国新型城镇化进程中的一个重要课题,希望相关领域的领导和专家,能关注他们并给予指导和支持。

昨日,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新闻发言人、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副主任武平对外宣布,经任务总指挥部研究决定,定于今天晚上10点04分发射天宫二号空间实验室。昨天下午,执行此次发射任务的长征二号FT2火箭已经开始加注推进剂。

河南省人社厅就业促进工作办公室主任李甄告诉《环球人物》记者,与云工社的合作是政府+企业、公共部门+私营部门,通过撬动社会力量一起为农民工提供基础性+拓展性的全方位服务。政府提供基础性标准化的配置,云工社则在标准化之外,给农民工提供其乐于接受的,更精细化、个性化的拓展性服务。

“全球数字经济”“网络空间新型大国关系”“互联网精准扶贫”“网络传播与社会责任”“打击网络犯罪和网络恐怖主义国际合作”“未成年人网络保护”……围绕互联网给世界发展带来的新命题,20场主题鲜明、各具特色的分论坛相继展开;

2014年北京市政府正式批准将每年4月29日设为“首都网络安全日”。“4.29首都网络安全日”的设立和举办切合北京发展契机,顺应群众期待的适时之举,体现了北京市政府强化顶层设计、创新管理形式、依法保障网络安全、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意志和决心。

2014年年底,就在这片开发区,巨大、特殊的用工需求催生了业内第一家政府批准成立、民营企业主导的农民工服务中心,一个50万流动人口的新家——云工社。从此之后,这些农民工也有了新的名字和身份——“云工人”。

南古所副研究员蔡晨阳介绍,进一步多学科综合研究显示,新发现的这种甲虫为铁树传粉的关系可能起源于1.67亿年前。这一时间,远早于人们所熟知的蜜蜂、蝴蝶等为被子植物传粉。

小额支付注重效率,大额支付注重安全,掌握这个基本原则后,徐浩建议,通过立法明确第三方支付公司的责任义务,支付平台提供服务的时候,对安全问题的掌控比客户更透彻,因此在移动支付产品研发时,就要考虑防范并及时阻断不法交易,比如,设置提示性功能,在支付功能异常时切断当下交易,利用大数据验明正身,非本人操作不予执行等,将消费者的安全隐患降到最低。

此外,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梳理多件煤矿杀人骗赔案发现,全都是团队作案,且分工明确,一部分人负责矿场踩点,一部分人负责物色作案对象,一部分以被害者亲属或工友身份与被害者一起前往矿场务工,并趁机将其杀害伪造矿难,团队中另一部分则以受害者亲属的身份出现,与矿场负责人负责谈判赔偿事宜。

更重要的是,可以通过导入外部资源对数据进行盘活,例如,云工社一直在线下组织云工人的相亲活动,现在云工社已经与世纪佳缘合作,为云工人提供可靠的线上婚恋服务,这样婚庆公司、婚礼产品就可以随之进驻云工社的平台进行交易。现在,云工人开始习惯在该平台上“我卖饼干给你,你给我送一个快餐;我买你的太阳镜,你买我的太阳帽”,做到相互买东西,自己创业相互服务。会员与会员之间不断相互交付,社群经济就产生了。原来云工人之间的消费与平台无关,但现在有关之后就了不得了,制造商会拼命跟社群合作来销售他的产品,云工社就可以收取一定的入场费和佣金。

刘忠(化名)是书店的保安,工作时间是每天零时到上午8时。在书店的两年中,除了些许的深夜读书者之外,还有很多人选择在这里过夜。尽管店里要求不能在读书区睡觉,但看到漫漫长夜里疲惫的身影,店长和保安也不太阻拦。

“空港区是郑州最年轻的城区,这里生活着50万左右新生代农民工,没有老人,没有孩子。刚开始的时候,对我们的做法,农民工是观望怀疑的,以为云工社是最大的中介,利用他们赚钱。经过两年多的努力,他们已经相信云工社是真心为他们服务的,现在空港区只要知道云工社的人,都知道这一点。他们之所以会有这么大的转变,是因为我们紧紧围绕云工人‘享玩乐、求成长、涨工资、做老板、找对象、好生活’的核心需求来做。我们现在发愁的是不能完全满足他们的需求,线下1万多名活跃会员已经服务不过来了。”郑州市云招募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总裁苏东江先生告诉《环球人物》记者。

《环球人物》记者抵达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的时候,正赶上富士康的工人们下班,人群呜呜泱泱,大队伍过马路特别壮观。从随行人员处得知,仅郑州富士康就有20到30万员工,他们大多是进城务工的第二代农民工,随着两年多前郑州富士康科技园区的落成,陆陆续续远离家乡来到这里。

云工人社群经济潜力巨大

1935年5月,苏力被编入妇女独立师,给师长张琴秋当通信员。能在这位赫赫有名的巾帼英雄身边工作,苏力激动得连续唱了3首刚学会的红军歌曲。可是,她却未能完成张琴秋交给的第一项任务。当时,张琴秋让苏力把一封信送给30公里外的某个人,并一再强调这封信的重要性。可当苏力竭尽全力赶到那个地方,却没有找到那个人,但她知道信的重要性,绝不能落入敌人手里,又连夜赶了回来。这一天一夜,她粒米未进。

林郑月娥介绍,特区政府推动今次政改工作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把选票送到全港500万合资格选民手上,让大家在两年后,可以到票站投票,“一人一票”选出下一任行政长官。多项民意调查也清晰显示多数市民支持立法会通过政改方案。

云工人的“梦工厂”

如今,占地2000平米的活动中心已经有了一万多随叫随到的活跃会员,这个数字还在持续稳定的增长。曹利娜告诉《环球人物》记者:“我们曾经讨论过这样一个问题:远赴他乡、为梦想拼搏的新生代农民工——云工人们最需要什么,我觉得答案是‘信任’。让进入陌生环境,缺乏安全感的他们去相信陌生人很难,我们首先就要相信他们,从找工作到帮助他们快速融入环境,再到生活中的各方面都替他们考虑到,给他们最实在的服务。云工人感受到了、相信了,自然会口口相传。”

围绕打好三大攻坚战开展协商议政、咨政建言,全面加强政协系统党的建设,完善建言资政和凝聚共识“双向发力”的制度、程序和机制……新时代政协工作更加聚焦中心任务履职尽责,更好服从服务党和国家大局,提高建言资政质量,增强履职实效。

他们在云工社找工作,这里每隔两天就有富士康的招聘专场,《环球人物》记者正好遇上面试,几百人排着长队,都带着希望来;这里有大教室,每周好几场讲座,除了培训专业的技能知识,还有心理咨询师教他们用积极的心态面对人生;闲暇之余他们还能参加云工社组织的各类活动打开社交圈,交上三五知心好友,甚至找到另一半。最重要的是,这些都是免费的。

在采访的最后,李甄谈到了农民工及其他各类人员的创业问题。他说,最近“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很热很火,我们在这些年也做了一些探索。新世纪初,下岗人员多,就业岗位少,我们动员了一部分人自主创业。当时社会上的热钱少,银行又不给贷款,所以最缺的就是钱。虽然国家出台了小额担保贷款政策,但由于下岗人员没有信用基础,银行无法考核信用等级,而且由于贷款数额都很小,银行不愿贷。我们探索提出动员当时劳动保障系统的工作人员以个人名义为下岗职工做担保,这在当时是全国首例。担保之后还有跟踪服务,有的地市甚至按月回访,帮下岗人员落实税收、城市管理等方面的减免政策。李甄认为,对于开烟酒店、开打印店、开网店这类普通老百姓从事的、大量的、维持生计的创业,就要靠政府、公共部门来支持。

农民工全国都有,为什么别人没做成云工社这样的气候?这跟当地政府的引导、支持与监督的力度有关。

针对矿难多发,当年年底煤炭大省山西发布《关于落实煤矿预防重特大事故发生的规定》,明确发生死亡事故的,矿主对死亡职工的赔偿标准每人不得低于20万元。随后,这一标准被各地效仿。

作为河南省委决策信息专家团的成员之一,长期从事就业工作和关心农民工问题的专家,李甄对新生代农民工有着独特的认识。他说新生代农民工明显有别于第一代,他们素质高,诉求跟城市人没什么区别,也有追求实现自己价值的愿望,需要精神方面的享受,有各种各样个性化的需求,单靠政府无法满足他们的需求……这时,政府和云工社就找到了结合点。另外,第二代农民工厌倦流水线作业,流失率非常高,仅郑州富士康每年就流失20到30万人。如此多的人招来后再流失太可惜,能不能留住?怎么留住?能不能把这些人集中起来,介绍到其他企业去,将来有可能的话再招回来?如果这样可行,谁来做,谁愿意做这个事?公办就业服务机构的职责大多局限于提供岗位、职业培训、维护权益这三方面的就业服务,引导鼓励民办人力资源服务机构通过市场的力量解决新生代农民工的现实需求就成为必然选择。通过深入了解,记者发现云工社在凝聚起一部分农民工的同时,初步形成一种调节劳动力配置的更良好的机制。云工社在提供技能培训、城市生活知识培训、心理疏导等服务之外,还为新生代农民工设计好走出去再回来的升职加薪成长路径图与时间表。比如,在富士康的普通工人,可以在走出去后到其他企业或换更好的岗位或做小组长,一到两年后再回富士康做小组长或高一级的职位。此外,他们还组织新生代农民工参加各类线下交友活动、让云工人做演员拍微视频、组织农民工春晚,甚至邀请到了崔永元做监制并出演重要角色筹拍国内首部农民工题材的电影来丰富云工人的精神生活。